为什么不选择树葬?


【信息时间:2008-11-27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徐卓人
曾经到过墓地,满目白莹莹的石碑,使我产生了白骨喧哗的联想,尽管参参差差长着翠柏,毕竟掩盖不过石碑这样庞大的呆板、寂寥以及死气。我恍惚见到,一座一座的山就这样死去了,死去了,一片苍白。
当我只剩下躯体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按照收敛骨灰、树碑造墓的方式来安息呢?是的,我不愿,我不愿选择这种冰冷而又令后辈感到毫无美感的下地狱的方式。
在九寨沟我曾被震撼,我看到了什么?是森森的林木,葱嵘的植被?是清澈照人的湖水,訇然倒塌在湖底千年万年的大树?顷刻之间,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灵魂与躯壳追随的境界,是我应该拥有的葬身之地。无尽的诱惑,使我顿生与树一起永生的奢望。
是啊,为什么不选择树葬?我构想着,我去了,壮丽的烈火将我燃成灰烬,我的灵魂飞跃到蓬勃的山地,而我的灰烬也得以掺入泥土,与泥土完全融合,这时候,一株青苍的树,或者松,或者玉兰,把根须伸进我的泥土,我们彼此吮吸着泥土的滋润,彼此沐浴着阳光的温暖,然后我的树渐渐长大,渐渐茂盛,渐渐浓荫覆地,渐渐青苍一片。
这时候的山是什么样子?就像九寨沟?空气里弥散的是植物的气息,湖水里映照的是树草的影子,那泥土是松软的,湿润的,温暖的,肥沃的,芳香的,具有人情味的。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是梦中遥远的故乡吗?还是祖母布设的摇篮?是母亲丰满的乳沟,还是情人温馨的怀抱?
就在这样的地方长眠,就在这样的地方安息,就在这样的地方开始疲惫后的休养生息罢,看着自己的树秋去冬来一茬又一茬地落叶,繁茂,天老地荒,到了它也老去的时候,就让它枕着丰厚的植被腐化,重新变作泥土吧。
一人一树,这是多么浩大多么伟大壮丽的工程!为什么不?
我设想,现在的公墓上,开始种植属于我的第一棵树。我厌恶老气横秋了无生气的方方盒子,那是禁锢我自由天性的牢笼;我更不屑冰冷坚硬的墓穴墓碑,那是带着三分装饰三分累赘四分无聊的空壳。我只希望化为泥土成为树,成为自然之子。
让我成为自然之子吧。当我在世的时候,我希望有所作为;当我离去的时候,千万千万别让我为这种厌恶和不屑作填充,千万千万让我为自己争取一次返回自然的机会。
朋友你会笑问我:这是你的遗嘱加宣言吗?
我说:又有何不可呢?■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