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和弘扬吴门书派艺术


【信息时间:2008-11-27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周文生
明清书法史,在我国书法艺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明中期活跃于苏州地区的“吴门书派”艺术又是扛鼎明清书法史的一朵奇葩。
一、吴门书派的成因及其艺术特征
历史上的书法艺术,大多以一个人物如王羲之、李斯、颜真卿等为一个时代或一种书法艺术成就的代表,也有“父子书家”、“兄弟书家”或“夫妻书家”,但像“吴门书派”那样,从明天顺(1457)至嘉靖(1566)的100多年间,一个地区连续涌现出大批书法家,而且成为全国的书法名家和有成就的代表,是绝无仅有的。后人誉之曰“天下书法归吾吴”。其代表人物主要有:祝允明、文征明、王宠等,成为中国书法艺术史上的奇观。“吴门书派”的出现,有其必然的经济原因。明朝中叶,我国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农业、商业、手工业等迅速发展,推动了社会阶层的分化,在城市里形成了市民阶层。苏州开风气之先,所谓“温柔富贵”之族、“诗礼簪英”之乡。经济发展与艺术发展不是割裂的,而是紧密相连的。这个连接的环节就是书法艺术受众的增加,拉动书法艺术创作供给的增加,又从而催生了许多书法艺术家的诞生。同时,苏浙沪历史上战乱相对较少,为避乱不断迁徙到这里的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也带来了文化,所以苏州成为“人文荟萃”之地,人才辈出,也是“冠盖”归隐之地。被称为“明四家”的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他们在明代中后期的主要成就对“吴门书派”的形成也有相得益彰的作用。一个地方,丰厚的文化底蕴对于造就一群书法大家也是个重要原因。还有书法艺术原因。自明开端,由于皇室对“台阁体”书法的重视,以及以书取人的引导,使“台阁体”书法基本成为“独尊”,直接影响全国的书风。而这种讲究结字规正、秀雅的书风,正与苏浙一带民尚精巧、性情淡适相吻合。这种地方文化精神与整个艺术时尚的吻合,正给了“吴门书派”彰显的大门。虽然“吴门书派”的初衷是要变革“台阁体”,但仍不能不受到吴地文化之根和大环境的影响。
“吴门书派”能以书派自立,当然有其特征。1.肇启后衍的历史特征。在中国书法史上,明中叶,中国书坛就是“吴门书派”,他们扛鼎一个历史时期,论及书法,非吴莫属,尽归吴地。书法艺术、名望和成就兴旺明中,肇启后衍。2.总体特征。至明中叶,书界对台阁体书法的危害有所认识,“吴门书派”转而师法晋唐,取向畅怀适意、抒发个人情感的书风,书风求变,但不彻底;职业书画,“吴门书派”的几位代表人物,基本以书画为职业,而且以书画收益为主,以书画技艺谋生,这在以前是罕见的;以书体全能为尚,诸位代表人物均以篆隶草真行无一不能为尚,原因是需要迎合求售,迎合“好看”;求变而式微,他们的书法出自帖学、碑刻,当时的书风也是尚“帖”,再加之书法艺术市场需求的倾向,所以他们的书法难脱“帖”、“碑”窠臼;尚态,他们的书法偏爱工整,字与字互不连属,即使有成就的行草书也不连属,所以有“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明清尚态”的评价。3.各自特征。祝允明,书法造诣很深,书学广博,各体皆能,蜚声艺坛,用心之作,精彩难以企及,如《书法大字典》选入的法字,书法不拘一格,纵横散乱,但时出病笔。文征明,书法各体无一不精,尤以行书、楷书为人称道,名重海内外,书风严谨,小楷精细工整,法度谨严,笔锋劲秀,体态端庄,风格清秀俊雅,行书也是笔笔工整,又因之享年近90,年高望重,门生众多,书法艺术对后世产生了较大影响,但略显法度有余。王宠,其书出自王献之,疏拓萧散,拙朴中现风神,擅长行楷书,楷书来源于智永、虞世南,以拙取胜,拙中带巧,秀媚潇洒。有人认为,文征明、王宠的笔下,有沉着少飞动,祝允明则有飞动少沉着,有人以同时期吴地陈道复的书法与诸位比较,得出陈道复有文征明的醇古,无其规正;有祝允明的放逸,无其粗野;有王宠的高雅,无其板拘,也能看出几位在书法上的区别。陈道复书画学于文征明,书法用笔多用中锋,特点是方中有圆,圆中寓方,欹正相生,险中求稳,气沉力劲,势强意活,真,即天真烂漫;纵,率意纵笔;逸,少有逸气,是其特点。
二、对“吴门书派”书法艺术的评价
笔者很喜爱“吴门书派”书法艺术,对祝允明、文征明和唐寅等的书作多有临习。总起来看,对其书法艺术感受较深的有三点:
第一,贴近人性和自然,但浅于创造。他们的书法结体秀娟自然,笔法精巧婉转,布白细腻灵动。这和他们的弃官或登仕失意后从艺的心性有关,努力过、经历过,在“庙堂”和“江湖”之间就选择了江湖,就恬淡,率意,因之,不论是人,还是书、是画,都取乎人性,法乎自然。但是,他们的书法不论学于哪个名家,直追晋唐,或取法大家,但书法成就都在前人范畴中,创造的成分较少,有的有“木板气”,他们都是“才子”,“才子之书秀颖”是自然的。
第二,适应和推进书法艺术市场的形成和发展,可能是他们开先河,但失于媚俗。祝允明、文征明并没有做过显赫的官,王宠则是“八试八斥,负才失意”,因之家无厚蓄,而运用书画之长,把高雅的艺术创作投入市场,可以有补生计,他们所处的经济社会环境既有这样的需求,又有这样的环境,那就是繁华的苏州,有发达的市民社会,具备有钱、有闲的阶层,欣赏书画,装点风雅,提供了他们以技艺谋生的机会和条件。这样,满足了市场需要,取得了生计之资,维持了他们的艺术创作,他们作为市场的供方,使书法艺术市场得以成立和延续。但是,也是这个市场束缚了他们的眼光和造诣,因为,市场中的“识家”总是少数,大众的取向和审美标准是“好看”,市场中适销对路是金科玉律,在需要取利上祝、文、王等也难以免俗。再加之,一旦形成市场,会出现两种情形:一是名家门前“堂寝常充”、“妄求亵请”、一乞累纸;二是造假之风盛行,“苏州片”被列为当时艺术造假之首,其次有“河南造”、“湖南造”、“后门造”等,“赝幅益多”,有时片幅早晨出手,午间已见摹本,不十日竟有十几本的情形。今人王乃栋存有陈道复传世作品117件,经鉴定仅有49件为真品。这样,许多有书法艺术才华的艺术家就这样被市场牵着鼻子走,放弃或无法进行艺术追求,而去迎合市场大众化的需要,陷进了“姿媚甜俗”的境况。虽然王宠绝望仕途,性恶喧嚣,读书石湖,但从后人评价他的书法看,也能证明他的书法也是进入市场的,说他的书法“为时所趣,几夺京兆(即祝允明)价”,未能脱俗。
第三,早期均勤学苦练,功底扎实,但官场失意使其艺术上放纵。从历来对明中叶“吴门书派”书法艺术的研究成果看,这几位书法大家,在年青时期均以入仕为取向,才名大噪,书艺播远,有的几岁时即能写径尺大字,有的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写《千字文》,有的躲进山中,静心作字。因之,书法功力深厚,诸体兼能,这与他们勤学苦练、艺思聪慧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他们后来的艺术生涯,唐寅的一首诗最能体现他们的心境:“领解皇都第一名,猖披归卧旧茅衡。立锥莫笑无余地,万里江山笔下生。”因此,受到“放逸”、“粗野”,“神化不足”,“天趣不足”的诟病,或者“有佳处,而太作态”,“微伤自然耳”。
三、弘扬“吴门书派”书法艺术的思考
研究前人的艺术,在于继承,在于发扬光大。“吴门书派”现象,是我国书法艺术史的重要一页,是“吴门”对人类艺术的贡献。同样,弘扬“吴门书派”书法艺术,也需要政府、社会艺术组织和书法艺术界的同仁共同努力和推进。
第一,“吴门书派”书法艺术应当继承和振兴。“吴门书派”书法艺术,是书法艺术藏馆里的一棵宝树,可资瞻观,又需要培育成长。后人的任务应当一是继承,二是振兴。需要继承的就是其书法成就的优秀内核,以及对书法艺术的执着追求精神;需要振兴的是造就像“吴门书派”一样的一个个书法艺术群体,弘扬丰富多彩的书法艺术,推进书法艺术精进,建造与我国和谐社会相吻合的书法艺术新殿堂。
第二,博采众长,融会贯通,把书法艺术推到更高层次。“吴门书派”虽然曾在中国书法舞台上做了百余年的主角,但它必然带着地方文化的脉理、文像,就像王宠身居深山,不喜喧嚣,必然其难见各大家书帖和限制其与书友交流,郁闭其书法进步一样;而书法艺术进步需要一定的组织形式,需要交流,需要宣传,更需要一大批投身书法事业的人才。在知识经济的现代社会,给我们提供了推进书法事业发展的物质和文化的平台,提供了单个书法家和书法群体迅速交流和融合的条件,书法同仁和我们的组织,更需放眼世界,博采众长,把书法艺术推进到更高层次。
第三,借市场之力,扬书法艺术。市场是一种体制,经济是基础,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逃脱社会条件,而应主动利用市场条件,书法艺术发展也是如此。从“吴门书派”的情形看,借助市场之力,支撑了书法艺术发展,传播了书法艺术,流益于后人,这一定是好事,是一种“乘势”的聪明之举。当然,他们在收到市场之益的同时,所受市场之害,是我们应当力避的。书法艺术避市场之害,除了市场对书法艺术发展的自发调节以外,还需要我们利用“组织”这个手段,在以市场为经济支撑的同时,组织一部分适意的书法爱好者从事纯书法艺术研究和探索,丰富书法艺术内涵,创造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为在盛世中华开创书法艺术的新阶段而努力。■
(作者单位:苏州市人大法工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