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筑区域发展新优势


【信息时间:2008-11-27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莫厘峰
王荣书记在市委十届四次全委扩大会议上号召全市广大干部群众,进一步弘扬新时期苏州城市精神,用超前的眼光、开放的胸怀,敏锐把握大势,科学应对挑战,积极探索并走出一条符合苏州实际的率先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之路。这应该是苏州市委领导集体学习胡锦涛“6·25”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七大召开的全新的行动纲领。
要说苏州自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令世人瞩目的发展成就,毫无疑问是坚定不移坚持解放思想、开拓创新的结果。张家港精神、昆山之路和园区经验,这些都是我们对这一时期伟大实践的概括和提炼。然而,古人有云:“成似容易却艰辛”,这里还有许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去挖掘和总结。单就区域经济理论中的比较优势而论,都说苏州紧靠上海是独特的区位优势,其实具有两重性,是把双刃剑,“大树底下种碧螺春”一说就隐含了这层意思。要不是聪明的苏州人抓住了浦东开发开放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机遇,漂亮地打出了“时间差”这张牌,巧妙地将国内改革开放的先发优势与国际经济技术梯度转移的后发优势有机结合起来,进而演化为自身发展的爆发力,机会稍纵即逝,苏州很可能至今仍然只能在一个低层面上作“小家碧玉”状缓慢发展。
当前,苏州正处在巩固小康成果、提高建设水平,率先向基本实现现代化迈进的关键时期,既承担着全面小康建设“补短”、“补软”、“补缺”的紧迫任务,又肩负着基本实现现代化的重大使命。然而,我们所面临的外部和内部环境与当年相比却又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苏州自身在长期高速运行之下所未能及时解决且日益积累起来的体制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就足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尤其是由此而引发的人口问题、资源问题以及生态环境问题已经成为区域可持续发展严重的瓶颈制约。在此新形势之下,沿袭原有的思维方式和运行模式显然已经难以为继,苏州还能不能率先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关键还要看我们能不能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开拓创新,以全新的思路构筑区域发展的新优势。
我们当然不是离开了自身的发展实际去奢谈新的空泛的发展优势,而是立足自身条件和区域实际,以科学的时空观去谋求新的更多的发展时间和更大的发展空间。一旦我们获得了新的发展时间和空间,也就获得了新的时空优势。
众所周知,苏州在上一轮工业化进程中,制造业得到了空前的大发展,这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不可逾越的发展阶段,当然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人口、资源和环境等等严峻的发展问题。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国际经济技术梯度转移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事实上,制造业的再次转移在整个长三角地区已经初露端倪。而区域经济发展的理论和实践都已经证明,谁在这一点上能够做到见事在先、谋事在前,及早地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及早地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谁就能赢得发展的先机,也就赢得了新的发展优势。
问题的另一面是,我们尽管在城市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中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但无庸讳言,事实上我们还始终未能脱出西方城市化道路的窠臼,这就必然带来一个空间布局的科学性和合理性的问题。当今社会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西方国家也早就在探索新型工业化背景下的新型城市化问题,诸如区域城市、网络城市等等。而近一个时期以来日益显性化的生态环境恶化如蓝藻爆发等,也以铁的事实告诉我们,这决不是一个城市或一个行政区的问题,而是一个更大的区域发展空间问题。同样道理,谁在这一点上能够做到见事在先,谋事在前,主动突破行政区划的束缚,积极谋求区域共同发展的新空间,谁就能在未来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赢得空间上的发展优势。
事实上,我们高兴地看到,苏州市委市政府近几年来已经在构筑区域发展新优势上下了不少工夫,作了不少努力。如“三足鼎立”新思维的提出,“四大行动计划”的实施,还有民营经济腾飞计划、现代服务业跨越式发展计划等等,其实都是围绕这一目标展开的,并且也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譬如,通过不懈的努力,目前苏州的信息产业发展已经有了重大突破,信息化程度与上海、北京、深圳等少数城市一起进入国内“第一方阵”;现代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在连续5年下滑的情况下去年第一次增加了1.5个百分点,且今年仍然保持良好的势头,服务外包也方兴未艾;更令人高兴的是这一次全委会把节能减排工作,加强环境保护与生态建设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以“节约优先”、“环保优先”促进“两个率先”,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质量的同步提升。所谓发展中的问题必须通过发展来解决,我们有理由相信,苏州在构筑区域发展新优势的同时,目前所面临的种种矛盾和问题也必将逐一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