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医保制度能否“衔接”?


【信息时间:2008-11-27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周寿祺
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试点已启动,它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和低保医疗救助制度、特定人群医疗保障制度,以及商业健康保险制度,共同构成比较完整的、中国式的医疗保障/保险体系。由此,覆盖全人群的、人人享有基本医疗保障/保险的目标可望实现。
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于2007年6月28-29日在镇江召开的部分省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座谈会上提出,“要做好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和医疗救助等项制度的衔接”。这是一个新的命题。
作者就城乡医保制度能否“衔接”,哪些不能“衔接”,哪些能“衔接”,如何“衔接”等问题作些探讨。

城乡医保    全面推进
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自1994年“两江”(镇江、九江)试点,199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以来,逐年推进,到2006年底,全国参保人数达1.57亿人,其中参保职工11580万人,退休人员4152万人,农民工2367万人。基金平衡有余,累计结存1752亿元。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自200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提出、2003年部署试点以来,发展势头很好,到2006年底,全国已有1451个县(市、区)建立了该项制度,有4.1亿农村居民参加,占全国农村总人口的47.2%,参合率达80.7%。2006年得到补偿的有2.7亿人次,金额155.81亿元,累计补偿4.7亿人次,金额达243.9亿元。
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是2006年中共中央在《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的新任务。试点方案已经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今年将在有条件的省选择一、二个市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试点。江苏省人民政府已于2007年4月11日发布《关于建立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要求全省县以上城市全面启动。实际上在此之前,本世纪初以来,已有江苏、吉林、浙江、安徽、福建、河南、广东、四川等省50多个城市作了探索,先后建立了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
城乡低保医疗救助制度已全面启动。2006年,城市医疗救助187.1万人次,救助资金8.1亿元,人均434元。农村医疗救助241.9万人次,救助资金8.8亿元,人均366元。
商业健康保险稳步发展。2006年健康险保费收入达376.9亿元,赔付125.1亿元。
特定人群医疗保障制度进一步完善提高。
以上进展表明我国医疗保障/保险制度已全面推进。
(以上数据来自相关部门2006年的统计年报)

费额不同    “衔接”各异
面对城乡多元的医疗保障/保险制度,它们之间能否“衔接”?根据保险学费额或费率与权利责任相一致的原则,不同费额或费率之间是不能“衔接”的。如同有轨机动车,不同的轨距,就不能接轨。举例来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费率,按国务院规定,“用人单位缴费率应控制在职工工资总额的6%左右,职工缴费率一般为本人工资收入的2%。”2006年城镇单位职工年工资为21001元。以此计算,缴费数应在1680元以上(实际计算时应分别按工资总额和工资收入分别计算)。而“新农合”年缴费额为每人10元,加上中央财政补贴20元,地方政府补贴20元,合计50元。两者费额相距甚远,显然不能“衔接”。又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以已启动的苏州市为例,政府规定,个人年缴200元,政府补贴350元,合计550元,而“新农合”平均年筹资143.7元,显然不能“衔接”。由此可见,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三个医疗保险制度之间,由于筹资缴费标准(费额或费率)不同,它们之间是难以“衔接”的。
但是,难以“衔接”,并不是一点不能“衔接”。举例来说,民政的医疗救助制度与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就实现了“衔接”。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医疗救助形式可以对救助对象患大病给予一定的医疗费补助,也可以资助其参加当地合作医疗。”2006年,民政部门资助救助对象参加合作医疗1317.1万人次,人均参合水平19.7元。借鉴这个经验,有的城市民政部门采取资助救助对象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代缴个人缴费部分),实现了“衔接”。再如少儿医疗保险,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方案》“凡未纳入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覆盖范围的中小学生、少年儿童和其他非从业城镇居民,都可以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精神,有的城市已进行了整合,实现了“衔接”。
此外,本世纪初以来,各地在“衔接”上曾作了些探索。如江苏的江阴市早在2002年就将非从业的城镇居民纳入农村合作医疗框架,实现城乡居民同享合作医疗保险制度。江苏的昆山市在2007年将农村居民纳入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框架(标准为260元/人·年,市、镇政府各补贴90元,村集体20元,个人60元),凭IC卡就诊结算,也实现了城乡居民同享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由此可见,如政府干预,给予一定的财政支持,实行同一费额,也不是不可“衔接”。
实现“衔接”的途径,不外乎“压高就低”,或“托低就高”。前者政治风险大,违背“福利不可逆”的定律;后者经济风险较大,取决于对健康投资的意识和支付能力的承受性。相对而言,宜取后者。对此,作者曾提出拾遗补缺,蓄水升位,稳步统一的策略。

整合管理    提高效率
不同费额或费率之间虽则难以“衔接”,但从管理上来说,不是不存在“衔接”的空间。
从决策层来说,社会保障和卫生分属两位副总理主管,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两个部际联席会议都属一位副总理主管。为便于协调政策“衔接”,宜整合成一个联席会议的组织制度。
从管理层来说,根据国际经验,医疗保险大多数国家、地区属于一个部门主管,有统一划归社会保障部门的,也有统一划归卫生部门的。目前“分而治之”的状况宜整合为一个部门主管。
从操作层来说,更宜整合由一个单位来操作。这无论从精简机构、紧缩编制、节约投资(如计算机管理网络的建设)、提高效率、方便群众都有好处。江苏的镇江市、苏州市的吴中区、昆山市已整合管理资源多年,提供了可操作的经验。实践证明,城乡医保制度从管理和操作上是可以“衔接”的。■
(作者系原苏州市卫生局督导员,卫生部政策与管理研究专家委员会委员)